首页 > 栏目列表 > 正文

全美超模大赛

全美超模大赛
阅读数31473
全美超模大赛
冷月寒笙
冷月寒笙
个性签名:在人生的素笺上清墨淡写下旧时暗恋

全美超模大赛的社会影响

《全美超模大赛》(《American’s next top model》,以下简称《ANTM》)这是一档真人秀节目,在全美CW电视台播出,制片人是美国超级名模泰雅·宾丝(Tyra Banks)。《ANTM》从播出的第一天开始就受到了媒体的关注,而其收视率也在美国居高不下。在当今社会的职业分配中,模特这个职业是占绝大多数比例的女性职业,很多时候,模特和商业紧密联系,她们能为商人们的产品代言,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而更多的时候,模特作为一种艺术的形象,能够引导时尚的潮流,影响人们的审美观念,从这一点上来说,模特这个职业是个能够有很强的影响社会意识的职业。但是事实上,大部分的模特做不到这一点,只有少数的所谓“超模”,能够有这个机会。这个比赛不仅仅要求女孩们的素质全面,更加要求参赛者有非常强的欲望去争取,同时,也要和对手,评委们搞好人际关系,就像是泰雅说的,这个比赛选的是全美超模,超模和模特的区别就是,她不仅仅有漂亮的脸蛋和身材,她还要有百变的姿态去代言各种品牌,同时,她更要具备完美的人格和强大的个人魅力,她能周旋于时尚圈,更能让所有人记住她,她就是明星。从这一点来看,其实泰雅想把这个比赛做成一个“完美明星”的选拔,这和“美国偶像”这一类的选秀节目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不同的只是,这个节目只有女孩参加,而且必须是身体外形条件非常不错的女孩。一开始看这个比赛的时候,我认为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比赛,一个选美比赛,但是我发现美国的媒体制作选秀节目有他们的一套。这个节目会把很多女性问题摆上台面,通过这些女孩的背景介绍,通过一些比赛环节遇到的问题,通过日常居住在一起不同背景女孩的冲突,这个节目体现了很多女性在社会中常见的问题,而对于这些问题,这个节目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宗教信仰问题由于美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所以这个问题经常出现在节目当中。在全美超模大赛第二季中,一个女孩介绍自己说,我的父亲是一个穆斯林,他从来没有支持过我,对他来说,模特和妓女没有什么区别。这应该是最极端的宗教问题了。在伊斯兰教的国家,对于女性的歧视和约束是所有宗教中最强大的,女人只被当作附属品,她们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不能在外人面前发表观点,结婚的女人就是男人的私有财产,没有经过男人的同意她们必须一直戴着面纱示人。而在这种极端的教义下,这个女孩来参赛了,当评委问她如何说服家人过来参加比赛的时候,这个女孩说,我在美国,我有权力追寻我自己的梦想。我并没有说服我家人,但是,没关系,因为我成年的了。这个女孩的努力得到了媒体的认可,即使她不是那个最后的“全美超模”,但是这个节目一直把她独立、勤奋的特点展现给观众,同时一直在宣扬,无论你来自哪里,任何人都有权力打破不平等的歧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而其他宗教方面的问题最突出的,就是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的冲突。在第一季中,一个女孩是个基督徒,每天要阅读《圣经》,而另外一个女孩是即将考入医学院的无神论者,于是,这个节目花了大量的篇幅来刻画这两个女孩之间的矛盾。基督徒女孩试图让那个无神论女孩阅读圣经,试图说服所有的女孩在睡觉前手拉手站成环祈祷,但是那个无神论的女孩却坚决地反击,并且一再提出,没有任何人有权干涉其他人的信仰。而对于此事,基督徒的女孩却认为她是在拯救所有的人,而并非要干涉她们。而当比赛继续进行时,有一个拍照环节是裸体拍照,基督徒女孩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最终选择了弃权,评委表示非常失望;而无神论的女孩却非常漂亮的完成的拍摄任务,淘汰了基督徒女孩。显然这个节目不鼓励宗教的束缚,虽然表面上它给予了参赛者信奉自己宗教的权力,但是无论是在比赛的设置,还是在评委的评审阶段,都是对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利的,从第一个例子我们能看出这个节目鼓励打破宗教对女性的束缚,然而从第二个例子我们又能发现这个节目对于自愿信仰宗教的女性带有一种反对的态度,就像最后评委说的,作为模特就是要被要求拍摄各种照片,如果你不行,那么就只能离开。可以说,这个节目虽然提倡女性自由,但是它只给打破宗教的人鼓励,而并没有给信仰宗教的人自由。家庭问题这个问题也是这个节目经常刻画的。在第一季中,一个女孩因为参加节目很长时间不能回家,因此疏远了和男友的关系,导致心神不宁,甚至放弃了奖励赛中得到的和社会名流见面的机会,被评委淘汰。她走的时候说,我终于可以回去见他(男友)了。这句话让评委嗤之以鼻,评委们纷纷表示,作为一个超模,世界各地工作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如果连这点都不能做到,那么就不能成为超模,应该被赶回老家。可以说,以超模作为自己的职业的女性,事业是和家庭无法平衡的,而模特这个吃青春饭的行业本就如此,她们要放弃家庭,甚至放弃谈恋爱的权利去维护她们非常重要的模特形象。在第二季中,一个参赛者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她依然被选中参加比赛。评委对她的表现很关注,认为她处理问题很成熟,比那些未经世事的女孩要强很多。但是到了需要拍摄裸照的环节,这个女孩动摇了。一个女人在陌生人前赤身裸体,是一种羞辱,而这种羞辱的根源是精神层面的;而且当时她已经结婚了,而在其他男人面前暴露自己,让她觉得自己背叛了爱人,所以当时这是一种针对于她的精神折磨。最终她迟疑地说:“我…已经结婚了,我必须对我的丈夫忠诚,我不能在大众面前不穿任何衣服赤身裸体。”当时摄影师就问了一句,你决定不拍了吗?她说,是的。摄影师当场对她说,从这滚出去。毫无疑问,这个参赛者当晚被淘汰了。对于她的离开,评委却表现出了理解,他们说,作为一个模特当然要有牺牲,我们很支持这个已婚的女人突破重重障碍来参加比赛,到了最后,是她自己的选择,在模特和家庭中,她最终选择家庭,那么,她只有离开了。模特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争议的职业,但是模特对于女性来说,却是个能有所作为的职业。但是她们必须全身心地投入,才能有所作为,这就要求她们放弃家庭。所以这对于女性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是自我价值的体现,另一方面是个人的归宿问题,很多年轻单身的女性可能还没有遇到这个困扰,但是对于已经有了家庭的女性来说,成为模特似乎意味着放弃家庭,所以说,已婚的女子成为模特的机率非常小。在这个社会的普遍观念中,女性还是要为家庭付出的,哪怕是自己非常钟爱的事业也要抛弃。从第一个例子,我们能看到这个节目对于未婚女孩分心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而对于已婚女子为了家庭放弃,却持理解的态度,这不能不说是社会观念的影响。学历问题来参加比赛的女孩都有不同的背景,有一些是高学历的,而有一些,却是完全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第九季中,一个来自耶鲁大学历史系的女孩经常成为关注的对象。她与人不能打成一片,对于评委或者艺术指导的意见也并不完全接受,而且经常打断评委的话说出自己的观点,她被淘汰的直接原因,就是评委觉得她的性格不能成为“超模”,因为她太自信过头了,对别人的态度很尖刻。而这个女孩在其他电视节目中笑谈,作为一个高等教育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去随便冒犯别人呢?只是电视秀想把我往什么方面刻画,就从我的话中断章取义咯。比如说,他们截取了我的一句话“我们为什么要穿上奇怪的衣服在这扮演花草,这时尚界有时候真的是荒淫的。”如果单是这一句话,足以表现我尖刻了,但是其实这个话是我和别人开玩笑的时候说的,他们抛弃了前面很多句能体现语境的话,只是剪辑出了这一句来,我当然就变得非常尖刻了。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出来,其实电视秀毕竟是电视秀,它并不是纪录片,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其实电视秀有的时候并不客观。就好比说这个例子,这个耶鲁大学的高才生一开始的形象,就被界定为一个人们对于高等教育女性的刻板印象。“不和群”、“自以为是”、“尖刻”……等等。这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心态,其实,大部分观众对于学历比自己高的女性在心理上就是有一种抵触情绪的,电视秀为了收视率,便更加强化这种情绪,故意把这个形象刻画成人们想的那样。外形问题这个问题应该是模特比赛的重中之重了。《ANTM》在模特的选择方面,有他们的说法。泰雅说,她要寻找不同女性的美。也就说这个节目接受各种具有个性美的女孩,起码是她们认为的个性美。模特体重问题一直是讨论的重点,因为不仅仅是模特,女性对于自身体重的认知就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而这个节目却经常选择一些“加大码”的模特,来表达自己在体重问题方面的观点: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全美超模,只要你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但是事实却并不像这个节目所宣扬的那样。虽然每一季都会有“加大码”模特入选,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第十季的冠军是“加大码”的身材。而“加大码”的参赛选手被淘汰的原因也有点匪夷所思。比如第9季的女孩sarah,虽然身材比较胖,但是拍照片却非常棒与有感觉,完全没有缺点,看起来她有把握不会被淘汰,但是事实是她甚至连比赛的前八名都没有进!她被淘汰的理由是:本来你参加的时候是加大码模特,但是你却变瘦了,但是你又不能瘦到“正常码”,就介于“加大”与“正常”之间,所以没有你的位置了。这样的理由实在多少有些牵强,但是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叫“正常码”?“正常码”和“加大码”之间既然有空白,但是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模特存在?其实所谓“正常码”也就是一般我们能看到的有点瘦的模特,一般来说这种模特的身高和体重的比例低于正常标准,属于瘦类人群,但是由于社会对女性的身材要求,这种尺码成了“正常”,而且这种“正常”是国际通用的标准。难怪现在女性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减肥了,大多数人的减肥,其实是在把自己“变瘦”,而不能叫“减肥”。在时尚界,一个模特最重要的就是保持瘦的身材,而且有一系列的技巧,在拍摄照片时让模特看起来“瘦一点”,这是社会又一强加给女性的观念。“以瘦为美”已经成为了所有女人的观念。其实,大部分女性的身材都是处在所谓“正常码”和“加大码”之间的,但是大部分的时装却都只有“正常码”和“加大码”两种,这无疑更加引导大部分女性去“减肥”。所以,虽然这个节目想表达自己接受胖一点的女性成为模特的想法,但是最后的做法依然是遵循社会的审美,最后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是个“体重超标”的。除了身材,五官和皮肤的要求对于模特来说也是非常严苛的。第一季中的一个黑人女孩多次被批评有良好的黑人的肤色,却没有良好的黑人的皮肤,在评委看来,黑人的皮肤应该是那种“闪亮的”“牛油般的”,如果说这个黑人不是这样,那么她只有被淘汰。而其他女孩同样也在被痤疮,或者过薄的嘴唇等被评委批评。而且,评委鼓励女孩整容,比如第三季中女孩yaya的嘴唇过薄,显得“不够性感”,因此评委建议她用注射硅胶的方法增厚嘴唇,并告诉她如果她不这么做,永远成为不了超级模特。可见模特这个行业对于女性的外形的机械性的要求有多么高,他们经常以貌取人,在女孩面前大谈她们的长相,并且诸多微词。在这些评委们看来,模特为了事业去整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这些评委从来就没有考虑过选手本身的想法已经在整容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心理与身理上双重的伤痛。这正符合当今媒体对于整容的宣传:过分强调整容前后的对比,特别是整容后对女孩生活的改变,但是从来没有提及到整容的风险和伤痛。(美国另外一个女性真人秀节目《天鹅》是最典型的例子,选择出他们认为的“丑女”,通过全身整容的方式打造他们认为的“美女”)综上所述,这个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想要开拓模特的审美世界,也想让观众接受“美”的范围更加大一些,但是电视节目的制作必须考虑到收视率的问题,这也在客观上要求了这个节目必须迎合观众,迎合一些普遍的社会观念,哪怕这些社会观念对于女性来说并不公平,比如,身材问题,整容问题,高学历的女性刻板印象,女性为家庭牺牲的义务等等……所以说,这个节目和其他选美,时尚类的节目一样,本质上没有突破,它所体现的价值观、女性观只能把刻板的女性形象带入更加顽固的社会意识中去,不利于女性自身形象的改变。

冷月寒笙
冷月寒笙
个性签名:在人生的素笺上清墨淡写下旧时暗恋

全美超模大赛的节目评委

Tyra Banks前超模出身的Tyra作为此真人秀中的创办人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更加为世人所知。她是首位登上运动画报泳装版块、GQ杂志封面并成为高档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专属签约模特的非洲裔美国人;并且于1997年被授予超模之母这一殊荣。她代言过SWATCH运动手表和COVERGIRL等产品,众多世界一线高档、奢华品牌的时装秀几乎都曾有过她的出场,例如ANNA SUI、chrISTIAN DIOR、D&G、TOMMY HILFIGER、H&M,、YSL、NIKE、PEPSI等等,她在这些时装秀几乎盖过了所有人的风头,是这场秀的亮点,十分有气势。而且除了参与真人秀的制作之外,她还有一个由自己主持的脱口秀节目— The Tyra Banks Show以及自己的节目运作公司,并发行过个人单曲Shake Ya Body,2007年更是进入了TIME TOP 100的人物榜单。然而,她取得的个人成功最大突破,在于给从事模特职业的同行们树立了一个典范,证明了模特完全有能力从事其他行业的工作并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Tyra Banks之所以能成为这个真人秀的核心人物,主要因为她在节目中身兼数职、为了节目所作的他人难以取代的巨大努力以及她个人事业的成功发展,但并不表示其他人的参与就不重要,也都大有来头。Janice Dickinson同为评委的Janice也是美国前超模之一,在比赛中经常会说一些尖锐而伤人自尊的语句,如:I will die.I don't wanna see the picture because it sucks. It likes a hook.(我快死了,我根本不想看这张差劣的照片,因为实在丑到要死。,她看起来就是个妓女)。从这几句简单的句子里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她的风格了:有话直说,眼光尖锐,评论时不留余地。节目中的参赛女孩们即使个人承受力、抗压力再强,再受到她的犀利评判后也难免自信心大大受挫甚至崩溃、大哭。官方网站里她的自我介绍则是I am the first super model of the world(我是世界上第一个超模),这种自信,说话方式,以及风韵犹存的火辣身材很难让人把一个今50多岁并育有一儿一女的女人联系到一起。可以说,有着毒舌评委之称的她同样成为了节目的一个卖点。2002年的时候她因出版了有关自己的回忆录《No Lifeguard On Duty》而成为当季图书最畅销作者,继第一本书取得的好成绩之后,2003年她又随即推出了新书《Everything About Me is Fake...And I'm Perfect》随后也同样取得不错成绩。因为要策划自己的节目以及出版自己新书的计划,Janice选择退出评委席(据说与其他评委的意见不和也是部分原因)。Twiggy也许你会想到Janice离开评委席后节目的可看性应该会减弱吧?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有——Twiggy。她在60年代可是响当当的中外闻名的传奇人物,是模特的鼻祖。因为从她开始才有了对超级模特的定义,她的出改变了人们对美的定义,使得美的标准更加宽泛,也同样影响以后直至今模特的身材标准(在她之前模特跟瘦没有直接联系)。然而,在她的事业高峰时期,她果断决定结束模特职业而去学习戏剧表演,当她提及当时这么决定的原因则是You can't be a clothes hanger for your entire life!(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做一个衣服架子!)成为演员的她还拿过两次金球奖,那时还做过歌手出过唱片(2003年,Twiggy推出全新的唱片midnight Blue。)1991年开始,Twiggy成为访谈类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并开始出书撰写自己的回忆录,从她的职业生涯中不难看出,她完全不是个时尚界见好就收的“花瓶”,而是个内外兼备的才女。Paulina PorizkovaPaulina Porizkova是出生于捷克的一位世界超级名模,拥有瑞典与美国双国籍。她是一位兼任模特、演员及作者的美女,曾写过A Model Summer一书,及The Adventures of Ralphie the Roach 这本童话书。她在ANTM节目中参与评审工作,接替前任女评审Twiggy的职位。她热爱钢琴、绘画、阅读、写作,多才多艺。曾长达七年担任雅诗兰黛代言人,她代言的香水至今“余香”。她也是全球顶尖的模特之一,继Twiggy后再造顶尖模特儿的标准。如今的Paulina虽然是2个孩子的妈妈,但是她那曼妙的身材还是不减当年,也因此被杂志评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50人之一;10个女人之一。Nigel Barker前男超模、专业摄影师Nigel Barker也是此秀的评委之一。他出生于英国伦敦,并拥有英国、斯里兰卡、葡萄牙、西班牙、巴西以及爱尔兰多国血统。原本在Bryanston学习生物、化学、物理并计划将来攻读医学的他,因为母亲的关系在80年代参加了The Clothes Show这个节目,而巧妙地开启了他的模特儿生涯。在十余年的模特儿生涯中,Nigel对流行与摄影的狂迷与热爱,使他在1998年决心成为一位职业摄影师,并在曼哈顿开了一间自己的摄影工作室StudioNB。第二季的伊甸园系列,第四季的警车系列,第五季的印度风情系列,第六集在泰国的海边泳衣系列,第七季的西班牙斗牛系列,第八季的涉及到的政治话题系列……一套套组图绝对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Miss J这位评委则是有着Queen of The Catwalk(天桥女王)之称的Miss J,别误会他可是一位很有型的先生,全名是J.Alexander(杰.亚历山大)。同样曾为男模的他事业开始于Jean Paul Gaultier的纽约时装秀的表演,因为经常在后台给予模特走台建议,因而逐渐成为时装表演教师。1991年起,他就开始为Galliano、Valentino、Nina Ricci、Bill Blass、Alexandra McQueen等著名服装设计师挑选及训练模特,其中包括超模Naomi Campbell(黑珍珠——娜奥米·坎贝尔)以及第一季中曾任评委的拥有亚裔血统的模特Kimora Lee Simmons。Miss J同Tyra16岁时便认识,后来逐渐成为好友,其默契程度可想而知。因为其严谨认真的专业作风,对待工作的热情,对新晋模特诚恳,又能改善模特儿走秀动作的同时令她们保持优雅,因此在天桥行业里地位首屈一指。Jay ManuelJay Manuel(杰·曼纽尔)作为Tyra Banks的好友,是来自加拿大的化妆师兼摄影师,在医学院和戏剧事业的梦想破灭之后,才开始投身时尚美学行业。作为造型师的他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人,从开始第一季的模特形象指导,第二季起至今则作为此秀的摄影艺术指导,他的作用也是不可替代的,不仅全程监督模特甚至包括整个真人秀的整体艺术形象,在模特拍照过程中还给他们提了很多忠恳以及很有实效的建议,十分善于启发模特们如何抓找拍照时的画面感觉,而且在她们拍照过程中还帮助压力过大的模特进行心理调节,在评委以及比赛中的女孩们心中很有威信。粗略地说,如果想知道十几位参赛者中谁当期的拍照水平如何,谁的照片可看性很强的话,单看他在跟拍过程中的一些个人观点和对模特当场的评价就能猜出一二了。他与Miss J两人配合默契,经常在一起同时,故大家合称他们“双J ”。Andre Leon TalleyTalley作为非洲裔的美国人,能在时尚界得到如今地位实属难得。1949年出生的Talley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并取得法语硕士学位。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与Andy Warhol一起共事。接着他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下属的服装协会工作,这时他遇到了《Vogue》的传奇编辑Diana Vreeland。Diana对时装设计和潮流文化的独到见解深深的影响了Talley对时尚的看法,他一直将这段时光视为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Talley把他与Diana一起工作的经历写进了自己的自传《ALT:A Memoir》中。1983年Talley进入《Vogue》美国版担任时尚编辑至今。1988年Anna Wintour出任编辑总监一职时,Talley担任时尚创意总监。但他在1995年离开了杂志社去巴黎定居。等Talley再次回到《Vogue》时,他成为了杂志的“自由主编”,并且还在杂志里开设了自己的专栏“Life with Andre”。Talley除了在《Vogue》工作外,他还是莎凡娜艺术设计学院(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董事会成员之一,该董事会还以Andre Leon Talley的名字设立了一个“终身成就奖”,旨在表彰那些在设计界取得巨大成功和做出卓越贡献的人。Rob Evans英国现役超模(MDC现排名第四十位,曾为TOP20成员)。前拳击手。为Calvin Klein,Givenchy,Jeremy Scott,House of Fraser,Jean Paul Gaultier等时尚品牌担任代言,并曾与Madonna合作拍摄《girl gone wild》的音乐录影带。Kelly Cutrone时尚界传奇人物、最著名的时尚公关。被称为“时尚界的女魔头”,单枪匹马用一己之力所创立的时尚品牌公关公司People’s Revolution为众多国际知名品牌设计师所信赖。她以严格的形象成为全美超级模特大赛最有争议的评审。其实她一直都很关心选手,对于上佳、优秀的照片也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因为时尚界确实就是充满着残酷,而这样的风格也只是kelly为选手们所上的一节“必修课”而已。Kelly在ANTM中的表现也是一如既往的符合她的性格一般的“强势”:在C18第三集中,Kelly与英国选手Louise发生了很大的争吵,在评委们一致强大的“攻势”下,她最终彻底崩溃,在数分钟的哭泣、爆粗之后选择了退赛,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选手对时尚界评论的适应能力。不仅如此,她对其他的英国选手也非常严苛,尤其是对一位黑人女孩,她以“她更适合当主持人”为理由一直在否定她,这让观众感到十分不满。Kelly的种种“光辉事迹”使她遭到了越来越多的反对和攻击,但她在评审中所表现出的专业又不得不让人叹服。在C19的比赛中,Kelly的人气有所上升,甚至有的选手都成为了Kelly的粉丝。评判更换情况ANTM由第三季开始每半年举办一次,到第十九季开始每一年举办一次。Tyra Banks是节目的主持人,在推出首季ANTM时,曾邀请多名专业的时装界人士担任评判,包括:前模特儿、Baby Phat时装设计师Kimora Lee Simmons、时装杂志Marie Claire编辑Beau Quillian及自称为“世界第一位超模”的Janice Dickinson。但是到了第二季就只有Tyra及Janice留任评判,其他席位就改为加入两位新面孔担任,包括:时装杂志Jane Magazine编辑Eric Nicholson及前模特儿、时装摄影师Nigel Barker。及后到了第三季,时装杂志编辑兼形象总监Nore Marin就取代了Eric,开始与其他评委共同担任评判至第四季。由于言论大胆的Janice在第四季时一直跟其他评委们不咬弦,持相反意见,因此于第五季辞退评判一职,因而造就另一位模特传奇和时尚先锋Twiggy加入并取代她的评审位置。而另一方面Nore亦巧合在第五季中放弃担任评判,改为Tyra的好友兼走秀台步训练师J.Alexander顶上。此评审团一直保持到第九季。而Tyra另一好友Jay Manuel亦由第一季开始担任模特儿的形象指导及由第二季开始担任拍照监督至十八季。在第十季时,Twiggy因为时间不能配合节目而被捷克名模Paulina Porizkova取代。但在第十三季,Paulina辞退评判席位,从此ANTM便保持三人的评审团。后来在第十四季,Vogue明星编辑顾问Andre Leon Talley担任评判,并取代了Miss.J,而Miss.J亦会继续担任走秀台步老师,主力教导参赛者们的走秀台步。从第十九季开始评审更换为Kelly Cutrone、Rob Evans以及Bryan Boy(大众评审代表),第四位评审就是Fans Vote,由观看此节目的粉丝们对该期的选手们每一轮的硬照拍摄所进行打分和投票,得票结果按百分比进行计算。通常粉丝的投票对最终结果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将决定谁的Fans Vote得分最低而将被淘汰。评审由硬照表现、挑战赛及粉丝投票由一到十进行打分,得分最低者将离开,但在特定时间也会复活粉丝投票得票最高的选手。